主页 > 新闻资讯 > 信用货币的投放需要严格的管理和约束

信用货币的投放需要严格的管理和约束

发布时间:2018-12-23 10:48  来源:丰城投资有限公司  作者:admin  点击:
放弃金属本位后,货币成为可以人为调控总量的信用货币,推动货币政策成为宏观调控两大政策工具之一,货币金融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和影响力。这是货币发展的巨大进步,但也由于失去金属本位的约束,多种因素非常容易引发货币超发滥发,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。因此,必须建立健全严密的货币管理体系和规章制度。这里包括中央银行与商业银行的职责划分,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保护,货币政策中介目标的确定和执行,商业银行的经营监管等等。
 
货币管理体系和规章制度健全有效,是一个国家货币金融品质和国际影响力的重要保证。为此,需要清晰地把握央行基础货币投放的途径和方式,派生货币与货币乘数控制的方式与工具,明确严格控制央行直接面向社会提供贷款等信用投放的原理,以及打破由央行支持的金融机构“刚性兑付”与商业银行隐形保护形成的“大而不能倒”的必要性等,有诸多问题需要准确认知和有效把控。

中国货币剧变之秘: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货币扩张与金融稳定创造奇迹的根源
 
1978年末我国货币总量为1159亿元,1999年末达到11.76万亿元,2017年末为167.68万亿元,相当于1999年末的14倍,1978年末的1447倍,这在主要经济体中是极其罕见的,在货币剧烈扩张的情况下,中国金融和经济社会还能保持基本稳定,同样属于奇迹,充满神奇。
 
要探析这一奇迹,需要把握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发展的“30年阶段论”及其发展趋势:
 
1949-1979,中国由高速增长转变为濒临崩溃,最终启动改革开放;
 
1979-2009,中国深化改革开放,由濒临崩溃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;
 
2009-2039,保持相对较快发展,中国完全可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;
 
2039-2069,中国有可能成为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世界领先的现代化强国。
 
同时,还需要深入把握改革开放以来的“十年周期性”:
 
1979-1989,开启改革开放,但充满争议和矛盾,最后爆发重大政治风潮,改革发展面临严峻挑战;
 
1989-1999,柏林墙被推倒、东欧剧变、苏联解体,推动中国由激烈争论到趋于冷静,发展是第一要务、稳定压倒一切成为主流,1993年经济加快发展,但货币金融问题随之快速积累。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、1998年南方大水,经济下行,问题集中暴露,1998年下半年至1999年中国再次遇到严峻挑战;
 
1999-2009,中国全面深化住房、教育、医疗体制“三大改革”,资源变资本、资本加杠杆,推动经济明显升温,并为加入WTO奠定了重要基础;2001年12月加入WTO,进一步深刻改革开放,吸引大量国际资本和产能流入,发展速度明显提升,更加融入全球化大潮。2008年9月遭遇全球金融危机爆发,中国再次面临巨大冲击;
 
2009-2019,中国及时调整宏观政策,在危机后率先止跌回升,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快速上升,中国的崛起正在推动世界格局深刻变化。但中国积累的问题也更加严重,2012年开始经济下行,很多矛盾集中暴露,2018年十九大明确了新时代、新思想、新方略,极大地坚定了全国人民的自信心和凝聚力,但也引发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,特别是美国的极端反抗,国际矛盾异常严峻。当前,中国经济已进入换挡转型非常关键的调整期、探索期,防范化解重大风险,特别是金融系统性风险已经成为国家三大攻坚战之首。
 
尽管当前面临巨大挑战,但放在世界主要经济体去看,中国仍处在工业化、城市化、信息化发展过程之中,改革发展仍有很大调整空间,结合新中国成立以来30年发展阶段性来看,中国仍是机遇大于挑战,前景无限光明。
 
正是在国家坚持实事求是、改革开放、稳中求进的情况下,中国货币金融才能保持基本稳定,没有发生重大震动和严重危机。但这并不代表就没有危机隐患,面临更加复杂严峻的国际国内宏观形势,必须认真总结经验教训,做好应对更大挑战的充分准备。